头彩网_头彩网app_头彩网网址

那确实是可以用他们这个倒是不错可要是攻城的

   毕竟霍峻能如此,刘备心里还是很欣慰的。哪怕他嘴上没说,没对徐庶说什么,但是心里,确实是满意的,这个半点儿都没错。至于说霍峻没来禀报他,这个都不算什么事儿。毕竟可能事事对方都告知他吧,要真那样儿的话,要主将有什么用?刘备自然不会觉得这个有什么,所以总体上他对霍峻是满意的。如今只要能守住城池,那么就比什么都好,不是吗。
 
    所以说在最为重要的地方,霍峻没有大错,没有失误的话,那么刘备是绝对不会把其人给如何如何的。毕竟说句不太好的话,哪怕就是江陵最后都没有,那么他还有其他的县城,更不济,自己可以跑,什么都不要了,只要有忠心自己的,跟着自己,哪怕亡命天涯,也未必就一定没有再卷土重来的那一日。当然刘备也知道,能不到那山穷水尽的地步,还是别到好。
 
    不过他心里确实是想过,只要马超杀不死自己,那么自己绝对不会那么轻易就败亡。也许会败,毕竟凉州军实在是比己方实力强,看他曹孟德和孙伯符,到底能出多大的力吧。
 
   
 
    虽然刘备也清楚,这人还得靠自己,这个他也明白。可他也确实,不得不去承认,这如今自己能不能败,最后何去何从,其实也是和曹操还有孙策他们出多大的力有关。如果说他们两人真拿出真正实力出来,那么刘备也不认为自己就一定会败。但是他们要真是不想彻底帮自己,那么基本上自己要真要完。甚至最后反咬己方一口的话,刘备可还没认为,自己汉军
 
    一方,哪怕加上刘琦的荆州军,对上马超凉州军、曹操兖州军和孙策江东军,他们三军的话,自己和荆州军还能胜?估计做梦也梦不到这个吧,刘备心说。刘备确实是一个现实的人,而且他也接受现实,至少他清楚,什么样儿的情况下,自己还能有一线生机,可在什么样儿的情况之下,自己是十死无生。(未完待续。)<!--876+dbqgliuea+4377687-->
 
 
第七三三章 凉州军继续血战
 
    readx;
 
    而相比之下,刘备他宁可选择九死一生,宁可希望是这样儿,他也不可能要那个十死无生。(www.QiuShu.cc 求书小说网)他就是这么个人,但凡有一线生机,只要能活,那么就比什么都强,付出再多,也是值得的。
 
    在刘备看来,毕竟人只有好好活着,你做什么事儿,才能算是有意义。那么你人都没了,不在了,那么不管天底下有什么事儿,其实都早已和你没有什么太多太大的关系了,不是吗。哪怕你认为你自己死了,你也能影响天下,但其实真有什么大用吗,反正刘备没觉得有大用。
 
    对他来说,很现实,就是把握现在,此时此刻。虽然从自己走上一条争霸天下的路的时候,就已经注定了,自己要不成功,要不就是失败,成功的话,兴复汉室,甚至未及至尊,那么失败的后果,自己或许就是尸骨无存,都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儿。但是他从来都没有为此而后悔过,无论结果如何,哪怕自己早已走上了一条不归路,没有回头的路,但是他不后悔。
 
    比起一辈子来都默默无闻,刘备自然是想要如今这样儿。哪怕在诸侯中实力不济,但是……
 
   
 
    江陵迎来了凉州军再一次的激烈进攻,霍峻依旧是带着人马在城头抵挡着。对他来说。如今的自己在听了徐庶所说之后,算是增长了不少见识。至少他认为,自己是比之前更加了解凉州军了。如果不出意外的话,自己一定要挡住他们,把敌军拒之在江陵城外,如此才行。
 
    这并不是不可能,如今不就是如此吗。反正自己尽力就是了,而且自己还有几万弟兄,有什么挡不住的?后面还有自己主公。还有己方众将,包括军师。元直先生,有他们在有底儿。
 
    经过昨日的进攻,这之前从南阳来的三千精锐,确实也死伤了一些。想不出现伤亡,那根本不可能,无非就是多少的问题。不过比起普通的凉州军士卒来说,他们确实,是伤亡不多,这个确实是不错。算起来的话,只是平时凉州军士卒伤亡的七八分之一,差不多也就是这样。
 
    毕竟精锐中的精锐,可绝对不是吹出来的。说起来他们这绝对算得上是凉州军的杀手锏,就和十八子也没差特别多。当然和那十八个疯子,确实还是比不了。但是他们确实也不一般。
 
   
 
    但是十八子对于在城外野战,那确实是可以用他们,这个倒是不错。可要是攻城的话,显然,不可能让他们来,所以之前马超也确实。没考虑过他们。而郭嘉则是想到了凉州军还有之前自己主公父亲留下的精锐,当初他们就是精锐。而经过了这么多年庞德还有臧霸等人的多年训练后,便变成了如今这精锐中的精锐。结果果然,一出马,便给霍峻带来很大压力。
 
    确实让他也是出汗了,当然霍峻并不是怕了什么,只是如今和之前相比,确实是紧张多了。如果之前对他来说,没有那么大压力的话,此时此刻的话,确实是给了他不小的压力没错。
 
    而心情好的,肯定就莫过于马岱和甘宁了。这昨日和今日,两人确实是有了种扬眉吐气的感觉。毕竟以前都是自己带兵让人压着打啊,可如今呢,虽说还不是己方压着对方打,可确实是缓解不少了。所以对此,两人心里自然是高兴,对他们来说,这绝对是好事儿,可自己主公怎么就不早让这些人过来呢,真要那样儿的话,己方也不至于这么些时日了也没寸进。
 
    当然了,如今来三千精锐中的精锐,其实也并不能说就是晚了,两人觉得还可以吧。
 
   
 
    所以如今这两下一对比,在江陵城头的霍峻,算得上是有些紧张,而且感到了压力更大更多。而马岱和甘宁两人,自然是和他不同,这如今谁不那么占优,谁就心里着急。而谁在慢慢转变占着优势的时候,自然就相对来说算是轻松一点儿了。所以这便是如今的霍峻和马岱甘宁他们的情况。而至于两军的士卒,就更是不用多说了,也和他们的将军都差不了多少。
 
    刘备虽说没有出现在城头,可在州牧府的他,绝对是比任何人都要关心关注此时的战事。尤其这个时候他已经是着急了众将,就在州牧府的会客厅中,听着士卒不断前来禀报,几乎不到一刻的时候,就会有士卒前来,给自己主公和众位将军简单说一下在城头的战报。
 
    不过哪怕他确实是担心,是担心凉州军精锐出手,给己方带来的困扰。可他相信霍峻,知道霍峻总是能处理好的。但他是如此,可却并不代表所有人都是这么个想法,至少有人哪怕也知道,也认为,霍峻的本事不错,都超过自己。可其人到底能不能抵挡得住凉州军的进攻?
 
   
 
    这个要真算起来的话,可就不一定了吧。毕竟凉州军为了破江陵,可是连那样儿的人马都给拉过来了。或者更准确来说,是马超为了破城,他把这最后的杀手锏都给用上了啊。是。汉军众人就是如此想法,他们认为这个便是马超最后的杀手锏,尤其是在地道失败了之后。他实在是没有其他办法,便只是这样儿了。这就是汉军众人,如此认为马超和凉州军的。
 
    在士卒向刘备禀报的时候,其他人都没有什么动静,都在静静听着士卒所说。而等说完后,士卒被刘备打发走后,众人这才是七嘴八舌说了几句。毕竟看自己主公那意思。就是让自己这些人别保持沉默,能说话还是多说两句更好。所以都简单说了一两句。不过却没有一个说什么丧气的话,哪怕心里所想,也是绝对己方未必最后就一定能耐抵挡得住凉州军的进攻。
 
    可却也没有一个人把这样儿的话当着自己主公的面儿说出来,毕竟都清楚。这事儿要真是如此的话,那么此时说与不说,最后都一样儿。可万一不是这样儿呢,那么真说了的话……
 
   
 
    反正谁都清楚,自己主公是肯定不喜欢听这样儿的话就对了,甚至类似的话,也没有人敢去,会去说。毕竟在座的可都不傻,谁也不准备去触那霉头。除非真是脑袋让门给挤了,或者让驴给踢了几脚,估计也只有那样儿的。才可能真正在此时此刻,在自己主公面前说这个。
 
    而显然,刘备对此时众人的话,他确实是心下满意,哪怕他其实也清楚,有人说出来了心里话。可有的人,那绝对没说真话。但是这个早就已经不重要了。不是吗。重要的是,自己相信霍峻能挡得住凉州军精锐的疯狂进攻,而自己军师,徐庶也相信。还有刘巴刘子初,他也一样儿。所以自己又有什么要去怀疑的呢,就算自己眼光有差,可徐庶和刘巴,他们会吗。
 
    而自己可没认为自己眼光会有什么太大的偏差,刘备不是一个自负的人,这是肯定的。他更不会那么自恋,但他有自知之明,自己这人毛病还是不少的,但是自己这眼光,不敢称是天下第一,可绝对也能是排在最前面的了。刘备别的也许不是那么自信,但是这个绝对是。
 
    在这上面,他觉得无论是曹操,还是
    可是真和自己相比的话,自己就承认,也就马超在这方面能超过自己,而孙策肯定不如,至于说曹操,虽然也挺有眼光,但却还是不如自己啊。这不是自己自大,自吹自擂,而是事实就是如此,事实摆在眼前。所以自己也许不如马超,但是绝对是超过曹孟德和孙伯符的。
 
    刘备和众将是在关心城头的战事,而此时在江陵城头,战事已经越来越激烈,已经再一次到达了惨烈的地步,与之前一战相比,虽说没有过之,但却绝对也没有不及。说起来和之前一战算得上是平分秋色,其实也差不少多。毕竟人马已经比之前少了,怎么说前一战都已经伤亡了一些,所以自然多少都是有点儿影响的。不过影响不大,这个也确实是没错。
 
    城头压力最大的还是霍峻,但是他心里也真是,对敌军的进攻算得上是满意。想来自己都有那么一丝的进步,那么己方士卒,在这一次次惨烈的进攻下,能存活下来的,别的都不提,但是经验确实增加了。不管多少,哪怕就是一丝,那都是增加了,不是吗。
 
   
 
    所以霍峻也知道,这敌军精锐来袭,自己往好了方向去想,其实这也算是,虽然有安慰的意思在里,可这么去想问题的话,确实不至于让自己压力那么大。这个压力是必须要有,要不然自己也不会有太多动力,但是压力太多太大,那肯定也不是自己愿意看到的,至少自己不希望那样儿就是了。霍峻是希望自己和己方士卒进步不假,可他却不希望自己面临更大更
 
    多的压力,这个是肯定的。就像如今这样儿,他认为此时此刻这样儿,就已经算是可以了,比之前强不少,而且还不至于太过。要真是太过的话,自己也不敢托大,就说一定能挡住。
 
    此时马岱在霍峻的严防死守下,没能先上得城头。不过甘宁却是抓住了机会,上到了江陵城头。霍峻见到后心说,果然,这没自己带着士卒守御甘宁,确实是怎么也顶不住啊。毕竟士卒在有自己去亲自指挥着,和没有自己亲自带领的时候,那分明就是不一样儿的。如果真都一样儿的话,甘宁此时可绝对上不来啊。这马岱如今是什么情况,他就是其人的例子了。
 
   
 
    甘宁是再一次比马岱先上了江陵城头,对他来说,对此早已经习惯了。或者说,其实所有人都早已经习惯了。不单单是他,城头上的霍峻和汉军还有荆州军士卒,其实都如此。并且就算是城下的马岱,还有凉州军士卒,他们也习惯了,更别说是在后观战的马超众人了。
 
    当然也有不是那么习惯的,那便是刚到江陵的那几千精锐,只有他们,他们倒是不知道之前的那点儿事儿。当然了,如果他们待得时日久的话,那么什么事儿,最后也不会不知道的。
 
    而马岱看到甘宁再一次先上去了之后,虽然他心里认为应该自己先上去,可甘宁上去,他也没有什么嫉妒之类的,此时他的想法,早和刚开始的时候不一样儿了。说白了,甘宁上去,他心里也为他高兴,马岱确实不是什么大度的人,不是什么心胸宽广的人,这个一点儿都不错。但是他确实,也有着大局观,也会为自己主公为自己兄长,为整个凉州军全军着想。(未完待续)<!--876+dbqgliuea+4383834-->
 

相信自己能做到比努力本身更重要!